听到这段话,犹如在述说中国的社会情况?

又是一无所获。。。为什么?我们该为这样慷慨的恩赐,来感谢谁?请宽恕我们,波塞冬、还是宙斯?我该感谢谁?感谢激怒他们的人,他们碾碎我的小岛,给予你们瘟疫,对我们予取予求,我们是他们的奴隶,神赋予我们生命。我们该心存感激,我厌倦了为残羹剩饭而感激,我和珀尔休斯是渔夫,可他们连鱼都夺走了。就这样他们还要求我们?一如既往的爱他们?总有一天,会有人忍无可忍的。总有一天,会有人对此说受够了。

:D 少女祈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