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渾身沒勁,找了點DJ下了不少,還沒听...希望是偶稀飯類型...另外還有一首粗口DJ真搞味...下次放出來.
下面的歌很8錯滴,還附帶了那人的故事一篇

[mp3=http://mp3.100ci.com/mp3/Close_To_You-Whigfield.mp3]Whigfield

意大利舞曲天后 - Whigfield 薇格菲尔 真名 Sannie Charlotte Carlson ,现年32岁,出生于丹麦,在意大利发展她的音乐事业,现在生活在西班牙。“Whigfield”这个名字是她为了向她的钢琴老师Whigfield先生致敬而取的。 原始版本《Close to you》出自她1995年7月12日的同名专辑,混音舞曲版出自1996年5月6日的混音舞曲专辑《Megamixes》,完整名称为《Close to you (Down Town Remix)》

[mp3=http://mp3.100ci.com/mp3/Close_To_You-Whigfield(Down Town Remix).mp3]Whigfield(混音舞曲版)


故事开始:

这首歌的旋律一响起,那段记忆可以说就如刚刚发生的一样浮现在我脑子里,真的说不清楚此刻是种什么样的心情,难过?兴奋?还是两者皆有之。 

说到我的故事,可能只是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而刻骨铭心。今天肯定是个不眠之夜,趁着心情写下来,当作对曾经拥有的一种怀念或者以后再想起时的纪念也好。 

大学毕业自己选择了到一个遥远的城市工作。在那里我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工作、生活状况都并不如之前想像中的好,完全陌生的一个地方,也没什么朋友,心情比较灰暗。因为在大学的时候很会蹦迪,业余的时候在几家大型DISCO当了很长时间的领舞,因此,在那里我常常选择到DISCO去放松和发泄,因为在那种环境里我能找到自我的感觉。 

几乎所有DISCO如果在开场的时候舞池是空的,那么DJ都会选择一首很能够调动积极性而又不会太急促的曲子以吸引大家下舞池,而那几年去国内的DISCO较多的人应该知道,一般情况下很少有谁有勇气来做第一个,因此基本上每次的情况都是总要等音乐响起来半晌才会有人陆续下去,打破沉默率先进入舞池的肯定是几个人一起,而且也肯定就近围在舞池边上,非得等人越来越多,舞池的中间才会慢慢挤满。 

我经常去的DISCO也不例外,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次开场总是放这首曲子,而每次也总是等半天池子里还是空空的,所有的人都围在舞池四周观望,等第一个。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就让我异常兴奋,不由自主随着节奏起舞。自恃舞技过人,加上对这首曲子的喜爱,我几乎每次一等音乐(就是开头的这段钢琴旋律)响起就直接走到舞池的最中央,然后正好在第一个鼓点开跳,这个时候整个D厅里都是暗的,只有舞池是通明透亮,我自然也就成了所有目光的聚焦点。有了我这么一个人,其他人反而不会跟着来,都围在池子边上看着。只要放这首曲子,那家D厅的开场就基本上就是我的专场。我也因此结识了一帮子朋友。 

有一天,又是这首曲子开场,正好我刚刚进D厅,正准备“照规矩”直奔舞池赶拍子,到了池边突然发现本该空无一人的舞池中间居然已经有个人在了,那就是她。我很好奇,看清楚是个女孩子后更加诧异。她个子不高,但身材非常好,穿着很前卫,但恰到好处,长相只能看清轮廓,整个人第一眼就让我感觉非常舒服。她很随意地跟着节奏跳了起来,我立即发现她跳得很好。我见过无数会跳舞的女孩子,但是她,绝对和所有我见过的不一样。在她跟着这首舞曲起舞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无法形容的感觉:这首曲子简直就像是专为她而写!引用武侠小说中的一句话就是“人曲合一”,她的动作和音乐配合得是那样的协调!那个时候还没上网,也没有看过《第一次亲密接触》,不然我会惊呼:这才是真正的“轻舞飞扬”! 
“我轻轻地舞着,在拥挤的人群之中。 
 你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 
 诧异也好,欣赏也罢。 
 并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乱。 
 因为令我飞扬的,不是你注视的目光。 
 而是我年轻的心。” 
现在回想起来,这几句用来形容她是再合适不过了。 

跳这种节奏的舞一般来说动作幅度都很大,动作也必须很刚劲有力才好看,跳起来其实是很累人的,可是她跳起来却偏偏相反,动作很小,也很轻柔,如此轻松,却给人感觉是那么强烈具有震撼力的美,一挥手、一踏步、一扭臀都是那么完美而无法挑剔。我不由自主摒住了呼吸,而全场也几乎都安静了下来,无数人的焦点都在她一个人身上,而她却是那么自我,仿佛整个D厅除了她,再也没有人似的,舞得那么自然...... 
直到现在,只要这首曲子响起来,她跳舞的样子仿佛就在我的眼前。DJ换曲子了,她自顾自地伸了伸懒腰,抹了抹头发,好像没感觉到全场的目光在看着她,看都没有看旁人一眼,离开了舞池,消失在人群中。 

整个晚上我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兴奋,却再没有了任何跳舞的兴致,全部时间都在在人群中不断地寻找她。她的舞、她的人、她的特立独行、她的个性气质已经把我完完全全地吸引住了。 

到那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的第一个晚上我在很茫然失措,很惶恐的情况下都坚持没有失眠,但是遇见她的那个晚上,我真正失眠了。 

第二天我根本无心上班,感觉时间过得那么慢,天总是黑不下来。那天可能是我去那家DISCO去得最早的一次了,我早早就在能够看到门口的位子坐下,只等她的出现。一边等,我一边盘算着如何和她相识,主动去打招呼说“Hi,你跳得真好!”?还是装做不经意撞她一下让手中的酒洒在她身上,抑或让她洒酒到我身上?眼看着人越来越多,座位差不多都满了,我开始着急。正当我开始数空位的时候,她出现了!一个人,我一眼就从入场的人群中发现了她,她就是这么牢牢地吸引着我的视线,虽然这个时候才是第一次真正看清楚她的脸,一个字:“漂亮!”居然正是我想像中的那个样子!我口干舌燥,耳红心跳...... 
我的心跳哟~~ 还没等我恢复到正常心跳,她已经找到了座位坐了下来,正坐在隔着舞池的对面,偏偏坐的还是单人的吧椅,我这个气..... 

DJ今天好像吃错了药,放错了曲子,居然开场放了一首Prince的“My Name Is 
Prince”,好听,节奏很强,曾经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曲子,但是这个关头我却极端厌恶听到它!残念.... 
再看她,居然也是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后来才知道她和我一样,非常喜欢这首“Close To 
You”)。好了,我没跳,她也没有跳,舞池转眼就被人挤了个水泄不通,我的视线也被人群给挡掉了,想尽办法才能够看到她一眼。现在想起来真蠢,其实我完全可以走到她附近找位子坐下,位子都是空着的! 

当时的脑子不是用混乱两个字能够形容的。我一次又一次地给自己打气,走过去认识她!却总是在准备起身的那一刹那放弃。时间过得飞快,眼看着就到了中场时间,这个时间大部分的DISCO都会放一些R&B,把灯光调暗了,叫做“情调舞”时段。我是多么想能邀她跳啊~~ 
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我
趁着否定的理念还没有反攻之前几乎是冲到了舞池的另一边,正在想邀请她的时候该伸左手还是右手的时候,她却不见了,座位空了,桌子上剩着半瓶女士啤酒。顿时我脑充血,臭骂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抢先了我一步!我开始觉得今天的舞池灯光特别暗,怎么能够暗到只够看到人影呢?!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火灾报警器上面会弄那层薄薄的玻璃,正是这层玻璃没有让我去按它。漫长的煎熬,我那时的心情就如同一个准备把妻子捉*在床的丈夫,守在她的座位旁边,只等曲子结束。一首接一首,中场终于结束,灯亮了,我却没有等到她的归来...... 
她如果回来如果发现自己的位子被人坐了,肯定会跟占位子的人交涉对么?我连忙坐在了她的位子上,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洋洋得意自己想出了这么个好点子。等啊等,整整后半场,从12点到凌晨两点D厅散场,再也没有看到她...... 
回去的时候下了场暴雨,我居然拒绝了朋友开车送我回家的邀请,坚持自己走路回家。或许是爱情片看太多了,我坚持要让自己淋个透湿以体现自己当时的心情。 

第三天,人有点晕晕的,有点感冒症状,头晚那场雨开始见效了。正好成了上班迟到外加工作时无精打采失魂落魄的借口,心理作用加上没有吃药,真的变成了感冒,还是重的。在家里的时候怎么淋雨都没事,到了这里一下子就来神,这可能就是海边的雨和内陆的雨不一样的地方了。虽然整个晚上都想撑着去DISCO,但是好心的同一套宿舍的同事硬拉着我去了医院打吊针,自己想想也是,这副德性人家见着了也非得给白眼不可。 

从这天开始,我失去了重心,找到她成了我生活的唯一目标。工作成了我的业余生活,上班与否已毫无意义可言,而去那家DISCO再见到她才是我的正职。每天我都盼着天黑,仿佛天黑了我就能见到她,当在DISCO里呆坐了一晚,我又盼着第二天的到来,好像第二天她肯定会出现。如果这家DISCO不是只有晚上才开门的话,我会24小时守在那儿的。我甚至想辞掉工作到这家DISCO来当领舞哪怕是服务员之类,在朋友的严厉批评下才未能实施。 
       一天、两天、五天、十天...... 
D厅的舞池照常在开场的时候要空上半晌,舞池周围的人们也照例要围坐互望,不一样的是没有了那首意义深重的曲子,我也不再有第一个进入舞池跳舞的念头。DJ好像听腻味了似的,再也没有在开场放过一次“Close 
To You”,不是Prince,就是Ace of Base,或者MC Hammer。实在忍耐不住的我非常礼貌地找到了DJ,请求他继续放“Close To 
You”,他也有礼貌地拒绝了我,理由是他是DJ,该放什么不该放什么是他的事情;我又礼貌地希望他帮我翻录这首歌,他再次非常礼貌地告诉我:这里没有TAPE机(落后啊,那个时候怎么就没有MD或者MP3咧?).... 
我十分恼火,真想狠狠地海扁他一顿。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没有和他发生冲突是极其富有战略思想,非常高瞻远瞩的。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猛烈燃烧的激情好像也在一天天被磨走,我也一天天颓废。 
直到一个月后,她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以一种我想都没有想过的方式出现。 

可能是我的交涉起到了作用,DJ下意识地记住了我的要求。几天后的某个晚上,正在远离舞池的一张桌子上一边和朋友灌酒一边想念她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熟悉的钢琴旋律,在我的意识中已经将这首曲子和她牢牢地绑在了一起,下意识地以为她出现了!已经被酒精麻醉得迷迷糊糊的我把手中的酒瓶猛地推开(大半瓶酒全洒在了朋友身上)就直奔舞池而去,结果........ 
空的...... 我站在了舞池的边上发呆,几个准备进舞池的家伙可能是看到了我,缩了回去。 

这是我第一次从这首曲子的半截中间跳起,但是我感觉从来没有跳得这么好过,如此的放纵和自由,如此的漠视旁人的眼光,我甚至完全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我感觉她仿佛就在我的眼前和我一起在跳,虽然之前我仅看到过一次她的舞姿,但是感觉却是那么的熟悉,两个配合是那么的默契。幻觉如此真实,直到换曲,我都不愿意睁开眼睛怕幻觉消失....... 
“你跳得真好......”有个女声在说话,不,应该说是叫喊,我睁开眼睛,面前没有人,又是幻觉?实在是太嘈杂了。“你跳得真好!”,又一句,发自我身后,转过身去,我呆若木鸡....... 
是她......每晚做梦梦见的她。一样梦寐以求的东西就这么不经意突然出现在眼前,而我竟然毫无思想准备。这种激动该如何形容?就像刚才net1999把这首“Close 
To You”上传到我硬盘里头,打开,音箱里头传出我再熟悉不过的钢琴旋律的时候一样,我抑制不住的全身发抖,每一根血管,每一个毛孔都在发颤,你叫我好找啊! 

她好像在我眼前连喊了好几声“喂!”并连连挥手,我毫无知觉,直到她猛地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我才从宛如梦境的惊喜下反应过来,如果不是头脑里仍残存的一丝理智作祟,我会用最大的力气紧抱住她然后猛叫出声。回过神来的我懵懂地回了一句:“你说什么?”,她笑了..... 
哦~ 晕了晕了~~ 

此时周遭已经满是蹿动的人群了,我们不得不大声地说话,并且*得很近,当她凑到我的耳边说话以便我听清楚她说什么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脸上的小黑痣,闻到了她发际的幽香,触到了她脸颊上的细小汗珠..... 
还有她近在咫尺的美丽笑颜,就如梦中般的近距离接触,我不得不狠掐大腿,拼命告诉自己这可不是在做梦。我突然发现舞池灯光几乎已经全黑了,猛地意识到,我们就这么站着已经互相喊了两个多小时了!现在是“情调舞”(这个词实在有点暧昧...)时间。这次我丝毫没有犹豫,抓住她手,挽住了她的腰,她很顺从,我们踱起了漫步。兴奋加紧张,身体还在控制不住的发抖又僵硬,而我一紧张就喜欢出手汗的毛病此时好像无比严重.... 
完了,我居然踩了她的脚! 我的紧张和不自然她想不发觉都不行,问我为什么发抖,我只能老实告诉她“因为和你跳舞实在是... 
太紧张...”,她嗤地一声笑开了。她好像并不介意我的手汗,虽然握住她的手已经整个湿了。逐渐,我放松了,开始享受这从天而降的美妙时刻。有她在我怀里,我恨不得这支慢舞曲永远就这么放下去。 

虽然极不情愿,但是中场还是结束了。这个时候DJ开始放一些轻音乐,所有人都离开了舞池回到了座位。刚才的聊天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她让我直呼昵称,这叫我高兴了好一阵子。我问她要不要一起喝酒,她顽皮地眨着眼睛,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会喝酒?”,我故作神秘状,正准备转身往座位去,她叫住了我:“等等”,没等我说话,转身跑开了,我下意识地一路跟着,发现她居然跑上了DJ台!我正纳闷,更让我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了,她一把抱住那个我之前很咬牙切齿的DJ,非常亲密的在他耳边嘀咕着什么。我耳边咣噹一声,犹如被人抽了个大耳刮子,顿时感觉像被人用冷水从头浇到尾来了个透心凉,她竟然有关系这么亲密的男朋友..... 
一下子从天堂我到了地狱。我扭头铁青着脸回到了座位,那副要杀人的样子把正准备祝贺我美梦成真的朋友吓了一大跳。

:D 少女祈祷中...